热门搜索:  test

竟宁海的麦克斯酒吧我也不能经常回去看看,在白天工作累了

时间:2018-10-26 20:1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“从你的饭量就能够看出来,你昨天晚上在东洋女人身上的消耗有多大。”薛如云也调笑道。
 
    苏锐满脸黑线:“话说这事情你能不能不提啊?被人下了春-药,这绝逼是我人生之中的一大耻辱。”
 
    “好,咱们依着你的意思,不提这件事情。”薛如云笑了笑:“接下来,去我新开的酒吧坐坐吧?当然,如果你精力不够的话,咱们就不去了,我和紫薇两个人去就行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精力不够?谁精力不够了?”苏锐恼火的站起来:“现在就去,你来买单。”
 
    听着苏锐公然让美女买单,周围又是一片绝倒。
 
    薛如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,只要能够和苏锐多呆一会儿,哪怕身边有个姑娘,又能怎样呢?
 
    张紫薇似乎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,因此犹豫了一下:“云姐,要不我就不去了,正好身体有点不舒服,我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 
    看着这姑娘的表现,薛如云对其好感大增,可是,张紫薇越是这样讲,她就越不能让她离开了。
 
    于是,她直接牵起张紫薇的手:“妹妹,去姐姐的酒吧看看,顺便提点意见也行。”
 
    张紫薇无奈,只能答应。
 
    坐着薛如云的车,苏锐像是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怎么忽然想到要开酒吧了呢?”
 
    在苏锐看来,薛如云的心思已经全心全意的放在复仇上了。
 
    “就权当调剂了,毕竟宁海的麦克斯酒吧我也不能经常回去看看,现在白天工作累了,就去酒吧坐坐,也能放松放松,压力也就小多了。”
 
    薛如云说到这里,笑了笑:“其实,那个酒吧也是最近才完成收购,我让锐云公司的一个经理过去帮忙先打理一下,酒吧除了他之外,上上下下也都不认识我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这样也好,每次去的时候,也就不用端着老板的架子。”薛如云笑了笑。
 
    “云姐,你这样苦吗?”张紫薇也是女人,她从薛如云这云淡风轻的话语里面听出了不少的苦涩的意味。
 
    薛如云还没说话,坐在副驾驶上的苏锐就已经先开口了:“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。”
 
    张紫薇的表情一阵纠结:“苏锐,别这样说。”
 
    “我说的没错。”苏锐笑了笑,道:“从你的云姐决定回到南阳的时候起,她下半生的人生道路就已经注定了。”
 
    “而且,现在锐云公司已经上升到了足够在外贸领域威胁薛家的地步,就算是想要回头,也已经来不及了,只有硬着头皮朝前走。”苏锐微笑着说道,眼睛里有淡淡的精芒在闪动。
 
    好吧,吃了饱饱的一顿饭,貌似他的体力和脑力也开始恢复了。
 
    “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头,从来也没有硬着头皮。”薛如云攥了攥拳头:“姐姐我可一直都是很勇敢呢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了笑,没有说话,很显然,薛如云的动力一直满满,并不需要他太多的刺激。
 
    过了半个多小时,苏锐站在酒吧的门前,看着上面的led招牌,不禁摇了摇头:“酒吧的名字就叫勿忘初心吗?”
 
    “这名字怎么样?”薛如云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期待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不仅够土,还够俗。”苏锐叹气道:“不知道比你宁海的麦克斯酒吧差了多远。”
 
    “那不就结了?我要的就是吸引俗人,不然现在的生意也不可能那么好。”对于苏锐的评价,薛如云完全的不以为意。
 
    三人进入了酒吧,薛如云做主,点了几款酒,几个人找了个卡座,一边慢慢喝着,一边聊着天。
 
    “这个酒吧没有朱种做法,他觉得挺快慰人心的。
 
    你薛家不是一直高高在上的吗?哪怕被人打到了痛点,也仍旧只愿意派出一个小小的秘书来交涉,这样的态度,活该被打脸。
 
    “现在还不是你和他们见面的时候。”苏锐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即便薛胜男愿意出面请你吃饭,但是当你拒绝之后,她肯定也不会提出第二次,等到薛家被你攻击到慌乱的时候,就会反过来求着你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等着那一天。”薛如云举起酒杯,和苏锐碰了一下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一直在旁边没吭声的张紫薇开口了:“云姐,你愿不愿意采取一点别的手段来对付薛家?”
 
    “别的手段?”薛如云一下子就明白张紫薇的意思,这个姑娘从小就生长在宁海的地下世界,对黑帮的手段自然是轻车熟路。
 
    “我也想过,不过薛家在南阳省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,即便采取黑道的方法,也是治标不治本,短期内可以让他们损失多一点,但是从长远来看,反而会让自己受制。”薛如云说道。
 
    张紫薇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但是,南阳有信义会,不知道信义会的李圣儒和薛家的关系怎么样,如果能请的到他的帮忙,那么也算是有个帮手。”
 
    苏锐听了,又打了个响指:“这就是我带你一同来南阳的第二个原因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讲?”
 
    “和信义会建立联系,我想,这一点你应该不难做到。”苏锐淡淡的说道:“李圣儒此人八面玲珑,几乎从不树敌,就连败在他手下的齐啸虎也是不杀也不辱,直接做了信义会的副会长。在整个南阳,如果说谁有能力抗衡薛家,那么就只有信义会了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李圣儒可不是傻子,他不仅不会得罪薛家,反而会刻意交好。”张紫薇看来对李圣儒很了解。
 
    “他的这种刻意交好是有底线的,只要我们破了那个底线,或者让薛家去主动打破底线,那么李圣儒就算不想和薛家为敌也做不到。”苏锐的眸间闪过睿智的光彩。
 
    听着苏锐的话,薛如云觉得自己的脑海里面好像有一道亮光闪过,她想要去抓住,但那道亮光消失的太快,她一时间还没有任何的头绪。
 
    “你能说的详细一点吗?”薛如云问道。
 
    “具体的计划还需要详细的制定,紫薇,你有时间就以青龙帮第一副帮主的身份约李圣儒吃个饭,我想他应该会答应见面的。”
 
    “没问题,这个交给我好了。”张紫薇说道:“而且李阳帮主和齐啸虎很熟,据说两人相交莫逆,李圣儒也应该会卖李帮主的面子。”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